高头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头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瑞士私行马奇诺防线坍塌了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0:27 阅读: 来源:高头车厂家

瑞士私行:马奇诺防线坍塌了

5年前,你能想象一家全球性私人银行没有在瑞士驻点吗?  时至今日,曾经荣耀的财富天堂,正沦为“鸡肋”,在虚荣和利润之间,欧美大行们正“以脚投票”。

6月24日,以市值计算,欧洲最大的银行汇丰银行宣布将旗下瑞士私人管理的125亿美元客户资产出售予列支敦士登LGT集团,幸运地成功逃离瑞士。之所以说汇丰“幸运”,是因为它的不少竞争对手,时至今日依旧无法为他们的瑞士私行业务找到合适买家,无处可逃。  今年2月,渣打集团主席Peter Sands在翻查了银行的全球账册后,毅然决定把位于瑞士的私人银行部门列入“待出售的名单”。很可惜,4个月过去了,65人管理的客户资产仍无人问津。瑞士当地媒体称,渣打正考虑直接关闭这些分支机构,官方则回应“正就日内瓦的私人银行业务探讨不同方案”。  渣打仍然是幸运的,因为其管理的私人银行资产并不大,抛弃分支可尽快“止血”,不至于泥足深陷。意大利保险巨头忠利集团(Generali)早在2012年就对外宣布寻求出售瑞士BSI集团的私银资产,但由于市值太大(约合170亿美元),数次谈判失败。近期,意大利人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新兴市场买家身上,巴西投行BTG Pactual是最新绯闻主角。  综合毕马威和瑞士外资银行协会的动态,2012年至今,超过10家外资银行部分出售或退出了瑞士的私人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其中不乏美银美林、英国劳埃德等大行;接盘者不外乎瑞士宝盛、瑞信、UBP和Falcon等本地金融机构。  瑞士政府不断妥协于欧盟和美国财税部门的步步紧逼,使昔日神秘的瑞士银行业迅速与国际标准接轨,当财富曝露在阳光下时,瑞士无法再独享财富累积的红利;更何况绝大部分的新增资产源自东方。  傲明集团(Amicorp Group)行政总裁Toine Knipping每天都在接触全球的私人银行、信托公司和富豪们,他描绘了一幅资金出逃的路线图:俄罗斯“土豪”担心欧盟随时冻结资产;中东石油富商总感觉FBI在觊觎自己的瑞士银行账户,他们宁愿把钱转到迪拜和新加坡。至于靠硅谷起家的印度富人,更是新加坡财富管理的中流砥柱。  5月6日,瑞士与其他46个国家签署了《税务事项信息自动交换宣言》,承诺执行银行间信息自动交换全球新标准。从2016/2017财年起,瑞士将基于新标准与全球70多个国家的税务局共享账户信息,毫不夸张地说,瑞士的保密优势已荡然无存。但别忘了,新加坡也签署了一模一样的协议,因此,把瑞士私人银行的落寞完全归咎于保密原则的丧失,未免以偏概全。  在Toine看来,非法资本的大量流出,将瑞士和全球其他金融中心拉回了同一起跑线,都必须从最基础的金融服务做起。客观来说,欧美大行被监管机构调查的新闻天天占据了报纸头条,富豪们对跨国银行的信任度降至冰点,生怕哪一天银行为了与调查机构和解,就放弃对客户的承诺。因而,他们可能将大量资本,转向规模更小却更容易可控的私人信托、家族办公室和私募股权基金。  另一方面,瑞士财金当局正坐视新加坡等金融中心蚕食仅存的专业优势。  去年,瑞士金融监管局(FINMA)修改集体投资计划(Collective Investment Schemes)法例,私人银行界希望当局能明确将离岸信托和基金会列入豁免的专业投资者行列,因大部分富豪会选择类似的法律实体作为投资主体。  但瑞士金管局最终没有采纳建议,仍将家族信托等法律实体归类为非金融机构,更不用说纳入专业投资者范畴了。这样的结构下,追求复杂投资组合的私人信托竟然要接受与零售投资者一样的合规要求。瑞士外资银行协会形容条例“令人迷惑、昂贵”,破坏了瑞士作为全球财富中心的声誉和竞争力。  毕马威预计,瑞士本地的私人银行数量很可能将在未来三年锐减25%-30%。如何留住2万亿美元的离岸资产,将成为日内瓦罗纳河大街的头号难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