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头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头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建材下乡政策反思是内需还是内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26:58 阅读: 来源:高头车厂家

建材下乡政策反思 是“内需”还是“内虚”?

如果我们把2009年称为“投资年”,那么,当产能过剩无处不在、地方政府债台高筑使得投资无以为继的时候,2010年只能被称作“消费年”。而当被高房价压迫得透不过气来的城市市民无意也无力消费时,让农民掏空他们干瘪的钱包就成了商务部和工信部所剩无几的选项。

建材下乡≠新农村建设≠城镇化

什么是“建材下乡”?在我的理解里,“建材下乡”只不过是“家电下乡”与“汽车下乡”政策的延续,无非是以少量补贴诱使消费能力不强的农民超前购买中低端产品,用杠杆化的方式撬动农村消费。

当然,“建材下乡”与“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的语境尚不尽相同,“家电下乡”和“汽车下乡”的推出,有赖于广电总局与交通部多年来在两个“村村通”上的铺垫,别忘了,电视转播是很多贫困村中农民投入不大但是唯一的文化精神消费,而村镇公路则成就了农民跑运输的致富路。

同时我们应该看到,汽车行业和家电行业都是由为数不多的骨干企业构成的,对其下乡的贴补和出口退税的意味差不多,在外贸不振的困境下,体现了国家对行业的一种扶持。而头戴两高帽子和亟需淘汰落后产能的建材企业则不同,一方面多如牛毛,救不过来,另一方面,则正是趁产能过剩之机强势“洗牌”的一个时。

考虑到“汽车下乡”的50亿补贴和“家电下乡”的200亿补贴,“建材下乡”如果奢望政府财政在四万亿中已向农村有所倾斜之外再拿出千亿补贴,可谓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了。再考虑到寄望拉动1500亿市场的家电下乡也不过交出了500多亿的单子,让国家在财政积极不起来货币宽松不下去的现状下,拿出千亿拉动建材流通协会不靠谱的建材新增消费800亿,这个冤大头,搁着谁,谁干啊?

那么,如果中央财政不肯掏这份贴补,地方财政就能掏得出么?根据统计局的数字,地方政府的负债是7 .2万亿,加上地方国资委所属企业的负债约13万亿。在一个信用评级就搞得迪拜、希腊斯文扫地颜面尽失的态势下,中国的地方政府信用,可以说也是岌岌可危。一个一年财政收入只有12亿的地级市,竟然能混得每一年不包括新增借贷,利息就要缴出18亿。

延续汽车下乡和家电下乡的思路,“建材下乡”的本意也仅指拉动农民的自建房。无关“新农村建设(农民新村与基础设施建设)”亦无关“城镇化”。如果将农民的自建房放在“新农村建设”的大框架下,农民的自建房和所谓新农村的集约化建房,怕不是一回事。而新农村的集约化建房之于未来城镇化的大规划,也可能形成不小的妨碍。

依我的意思,如果不想效仿福州那种饱受诟病的拆了盖、盖了拆的乱相来折腾老农,就不要心血来潮地鼓动自建房这种典型的“短期行为”来干扰农村的长远发展。在农村储蓄率远低于城市储蓄率的客观情况下,毕竟,农村更需要的是积累(“收入流”)而不是消费(“支出流”)。储蓄是中国农村社会稳定的基础,持续的下乡政策诱使新生代农民透支消费,遇到天灾人祸,没有抵御力的农民,将成为农业可持续发展和农村稳定的大问题。

说白了,自建房和新农村建设乃至城镇化,由于不在同一层面和发展愿景上,实际上是相互矛盾的。自建房不放进新农村建设,会因新房入住率低等造成宅基地大浪费,增加以后集约化建房和未来城镇化的拆迁成本;而放进新农村建设乃至城镇化,不但规划、设计、审批等程序复杂漫长,天量的财政补贴恐怕要世界银行来慷慨解囊了。在这一点上,可以看到我们那些竟然希望国家连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的建材一并补贴的建材企业,真是一厢情愿幼稚得可爱。

恕本网冒昧,建材下乡在一号文件中的粗率表述,着实大可商榷。譬如说:“抓住当前农村建房快速增长和建筑材料供给充裕的时机……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建材下乡”,试问,如当前农村建房果然快速增长且建筑材料供给充裕,还用得着你鞭打快牛采取有效措施么?再譬如说:“引导农民建设富有地方特点、民族特色、传统风貌的安全节能环保型住房。”请问既然是鼓励农民自建房,您贴上地方特点、民族特色、传统风貌这么多标签,让人家如何适从啊?至于安全环保节能的高成本,您帮着算过贴补么?

建材下乡≠产品升级≠绿色建筑

沿着汽车下乡和家电下乡走中低端消费的思路,考虑到农村的支付能力,建材下乡也不可能是国家以巨额财政补贴力推在城市中尚且负担不起的新型建材、绿色建材、节能建材的一个契机。比如汽车下乡,并不是新能源汽车而是价格便宜的微车和农用车;再比如家电下乡,也不是什么大液晶等离子而是品质略有保障的中低端彩电。农村与城市产品接受能力的最大差别,主要是价格差别。

如果新型绿色节能建材意味着生产成品比传统建材价格高企,我不太相信国家会通过财政赤字随意抹平这一价差,而对于产品消费习惯与以往差别过大的“轻薄”墙材与组装式新型农房,我也不太相信“建材下乡”还要配套产品开办“新型建材观念转变学前班”。这一点希望我们一些企业里的同志不要处于自身利益过于天真。认为农村可以在城市之前率先成为产品升级的承接者。

切记下乡产品决不等同于代表产业发展方向的新型产品。而对于证券分析师所谓“塑钢门窗型材、石膏板、LOW-E 中空玻璃等特种建材产品需求刺激明显”,包括要送太阳能光伏屋顶下乡与抗菌瓷砖、光触媒瓷砖、负离子瓷砖等高科技环保瓷砖为农村消费者送惊喜等更离奇的忽悠,不厚道的我只能认为是黑嘴们在为相关客户短线炒作拉抬行情与佛山陶企血战压力下发懵犯晕的性幻想和意淫。

林毅夫近日在纽交所“中国经济2010”论坛上表示,我国城乡收入差距过大,制约了农村消费市场的开拓,已经影响到我国经济内部的均衡发展。如何有效的增加农村居民的收入,提高其收入水平也就成为保持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前提条件。

最新数据显示:2009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是8.5%,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9.8%,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确实在继续扩大。而当年农村消费增幅反倒从1986年以来首次超过城市,这种不正常的“井喷”无疑是被系列下乡政策刺激挤压出来的。

应该看到,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已处高位,政策效应随着时间正在不断递减,进一步扩大消费的难度会愈来愈大。毕竟,扩大消费的真正途径还要靠提高社会保障和收入状况。而农民的收入状况与消费能力并不如国家想象的那样高,农民还是“很差钱”。很多地方还处于温饱线、购买力有限。

至于少数脑子被驴踢了的人士,道貌岸然地要求给予农民建房的信贷金融权,我认为这基本上可称得上是“断子绝孙”的馊主意。靠天吃饭的农民并没有稳定的偿还能力,严格来说,宅基地自耕地也不能流通和充当抵押物,赶上前两年的雪灾、地震和眼下的旱情,农行不严格执行清偿,便会形成巨额坏账,而严格执行,你还能收回农房让农民成为流民么?

透支未来的城市房奴已经是中国社会问题中最的大隐忧,竟还有人要将几亿农民吸收进这一队伍。让城乡差别日益扩大的农民,背负向自己的未来与子孙后代借钱消费这样沉重的包袱?别忘了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尤努斯,创办孟加拉乡村银行也不过是为了帮助大量农民脱贫而不是做房奴。<<首页123末页>>

补贴,难补漏洞的补丁

补贴是建材下乡中争议最多的问题,补贴幅度、补贴方式、补贴对象、补贴品种等均具操作难度。以补贴幅度为例,国泰君安建材分析师韩其成认为,对发达地区来说15%的补贴不够刺激,对不发达地区来说15%的补贴依然是杯水车薪。在不知脑袋有没有被门夹了的状况下,他竟然得出若政策补贴比例40%以上则两全其美的结论。在下以为,除非在中国没有争议的近海发现了若干可以媲美海湾油佬的超大型油田,40%以上的补贴规模恐怕连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都要为之动容,简直是骇人听闻的天方夜谭。

再以招标门槛而言,该如何选标呢?同等工艺条件下按规模大小有失市场公平原则,按距农村市场远近又有地方贸易保护主义之嫌。而补贴对象又如何选取呢?农民当然愿意直接拿钱拿物,张才奎希望按发 票补给山水,建材流通协会则希望补给旗下卖场。

然而,各地城建和大工程的主材消耗量都很大,“建材下乡”的补贴发放如缺乏必要监管,国家按发 票补贴的并不一定是农民房,而农民手里的建材也可能被转让给市民以套利。这笔钱如果直接给农村集资建房,招标一旦监管不力,中标价也可能遭遇暗箱,未必能让利于民。有人担心,大企业的销售网其实并没有铺到农村,每百公里30元的吨运费,加上补贴也未必干得过农村家门口的立窑,农民建房磨个地,用大小水泥的效果几乎一样,这种认证难度也可能会导致骗补。

建材下乡新增容量有多大

全国农村建房市场究竟有多大?受所谓补贴政策拉动的新增市场又究竟有多大?这是一个制定政策和实施措施都必须整明白的事。然而,我们所看到的被广为引用的数字来源是怎样得到的呢?根据建材流通协会发放调查表与入户调查相结合的方式,从北京、河北、湖北、江苏、重庆、广西、浙江、黑龙江8省市的14个自然村(除北京、江苏3个村的人均年收入接近或超过万元外,其他大部分村收入在5000元左右)共调查农户6372户,其中2010年拟新建房屋的农户有580户,拟新建房屋农户比率约为9%。用这个乘以全国大约户22060万农户,就得出了全国有新建房屋意愿的农户为1985.4万户。

这个数字靠谱吗?其一,选点过少且没有代表性,西北没有选点,西南仅有不具典型性的重庆;其二,有意愿并不代表真正有实力;其三,用580户直接放大出19854000万户这么悬殊的数字并不科学;其四,这一虚拟市场仅为常规市场而不是新增市场。当然,不科学的数字也来自于本应科学一点儿的地方,据称中国社科院一名研究员表示,建材下乡每年可带动的建材销售额预计将达到3120亿元,他的理论根据是假设7.8亿农民人均开支人民币400元。我不知道这样的信心是不是来自于他家的小保姆。在本网转载的两百篇关于建材下乡的报道中,我看到类似信口开河的推论比比皆是。

然而,可怕的是,正是在这些不靠谱的数字面前,整个与建材行业沾边的产业链都按耐不住吹泡泡的大联欢:想象中的千亿补贴遭到了钢铁、建材、化建、轻工等多行业的觊觎与垂涎,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异型材及门窗制品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存吉得出了按每户保守应用门窗面积20平米估算,将有近4亿平米门窗需求量。在补贴的拉动下,2/5的门窗将增加1.6亿平米塑钢门窗用量。中国涂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杨渊德得出了至少能带动100亿的涂料产值增长。陶瓷行业得出了按1985.4万户每户用瓷砖300平米计算,瓷砖总需求量将高达59.56亿平方米的结论……

其实,认真算算账,相关行业过分的兴奋和冲动是根本不必要的。国泰君安认为,“建材下乡”其测算的水泥新增需求为2524万~3197万吨,不足以改变之前的景气趋势判断。而按照申银万国的测算,截至2008年底,我国农村人均住房面积为32.42平米,建材下乡如拉动新增面积增长约10%。按每平米水泥消耗量0.2吨算,今年新增水泥需求约1600万吨,约占去年水泥产量的1%,少的更是几乎可以不计。由此来看,建材下乡,不是唐僧肉,也不是沙僧肉,甚至不是白龙马,而顶多是头小毛驴。

建材早已下乡

据《陶瓷信息》报中部五省陶瓷产能调查报告显示,中部产区80%以上的陶瓷产品面对的是乡镇及农村市场。江西、湖南、湖北、河南产区再现新一轮扩张,加之广西一些陶瓷工业园的兴起,“下乡”的队伍正在越来越大。另据建筑陶瓷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河北唐山、四川夹江和广东潮州三大产地的低端瓷砖产品“不知名品牌”垄断了全国农村九成建陶市场。

东鹏在90%的地级市都布置了营销网点,并不断抢占二、三级市场。去年向338个空白市场进军。上半年东鹏50%的增量来自二、三级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东鹏让利13%给广大农村消费者,这一举措让东鹏迅速占领了不少农村市场。在“陶瓷下乡”过程中,东鹏还对农村市场进行了细分,在广东、华东等经济发达地区大打价值战;而针对大量欠发达的市、县,则铺设渠道,开发适合的产品来抢占市场。

据新中源陶瓷市场部董新军介绍,目前新中源正在积极布局三、四级市场,特别是农村市场。从近两年的市场开拓来看,湖南、湖北、江苏、浙江等省市的农村市场开拓已经取得了巨大收效。此外,新中源的生产基地通过市场调研,推出符合农村装修市场所需求的特性化产品。

拥有广东清远、四川犍为、重庆开县、垫江、丰都、山西朔州、湖南临湘七家子公司年产量达60多亿平米的佛山新美陶瓷,借助生产地分布广的优势,把销售网点布到以各产地为中心的县级及以下市场。在县级及农村市场完成了可观的销量。因为没有知名品牌的溢价,产品价格都不高,新美能够在农村市场取得不错的销售成绩,首先是当地生产成本低,其次是节约了不少物流费用。

雄丰陶瓷总经理张红玲说:“山东的企业可以把周边的省份做到三四级市场,而且运程短、时间快,周转快,花色在淄博都可以配齐,一次供齐货物,价格也有优势,商家有几十万就可以做生意了。”而圣象分析省际专卖店的销售额时曾有表示:“(销售额的)5%-10%来自基层农村”。以上事例说明,农村建材市场非但不是 “未开垦的处女地”,而且早就是“路边的野花争着采”了。在我们大张旗鼓的准备组织“上山下乡”救民于水火之前,人家广大农民的自建房也并不是用纸糊就的。<<首页123末页>>

恶战在即,谨防“劣币驱除良币”

英国经济学家格雷欣曾发现了一个“劣币驱逐良币规律”,也称“格雷欣法则”。两种实际价值不同而名义价值相同的货币同时流通时,实际价值较高的货币,也就是“良币 ”,必然退出流通-它们被收藏、熔化或被输出国外;实际价值较低的货币,也就是“劣币”,却充斥市场。“劣币驱逐良币规律”说明在经济学上,“优胜劣汰”也有失灵的时候,人们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有悖常理的“逆向选择”呢?原因就在于信息不对称。美国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乔治·阿克洛夫也正是因其不对称信息理论而获得了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陶瓷信息报上有篇《陶瓷下乡品牌厂商并不一定是新蓝海》的文章中谈到:“三四级市场向来是私抛厂及福建、四川、辽宁、江西等地一些低档产品产区小品牌的天下,他们走的是迥异于大品牌的路线,因而能以低成本运营;或者长期帮不少大品牌厂商代工、贴牌,生产质量有过硬保证,至于设计花色则是直接拿别人过来改一改就使用。因而,他们能够以低价格长期盘踞在三四级市场,春节过后,佛山私抛厂一片红火与佛山一些名牌厂家愁云惨淡的景象相比,就足见彼此的日子过得如何。”

仔细想想,谁敢担保两会上成都市长所说的“建材下乡会加速落后产能淘汰”就一定成为现实呢?所谓具有品牌影响力和产品优势的大企业进入农村市场,低端陶瓷产品就铁定会受到毁灭性冲击么?其不时在各位爷众口一词地要抬高准入门槛拒人于门外的时候,殊不知人家没有依傍什么“禁军侍卫”“大内金牌”,早就在山野之间安营扎寨行销一时了。

在建材下乡的过程中,中端恶战低端,大企业火并小企业,从根本上来说,并不是一场品牌大战和产品价值之战,更现实的,还是一场价格战和成本战,在这场短兵相接的白刃战中,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你过往定位高中端的品牌不怕掉价儿,人家更敢于牺牲品质降低成本跟你死磕。

在这里,我更担心的,不是大建材能否顺利扎根农村?不是质量低劣的小建材是否被洗牌出局?而是收入水平决定消费水平的农民兄弟,会不会根据“劣币驱逐良币”法则,在这场成本战决定的价格战中,选择更便宜也更低劣的建材呢?汽车要下乡,奔驰一定干不过长安!家电要下乡,索尼也一定干不过长虹!可说到建材下乡,一句话,竞争,也许会带来更劣质的产品。如果我们见不到张才奎代表所说的防止劣质建材下乡的专门稽查队,一份补贴,在让农民得实惠之后,还够不够能帮你折掉运费、品牌宣传费呢?

建材下乡,要害不在补贴,因为但凡违反市场规律的竞争,不可能长治久安。我看重的,一是物流,一是市场监管。大物流,应该像人民邮电和供销社的网 络一样细密,而监管,本就应不分城乡,不分冬夏,不分早晚。

第三只眼睛看建材下乡

清华大学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认为,“建材下乡”跟家电汽车下乡性质相仿,其实就是鼓励农民消费,只是政府从宏观层面来扩大内需,既没有增加农民的收入,也没有解决农民工居住的问题。“政府就不应该鼓励农民建房,能不盖就尽量不要盖,有钱的话可以多建廉租房,让农民工在城市也可以居者有其所”他说。有数据显示,目前农村房屋闲置至少在30%以上。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则指出,要让“建材下乡”真正见成效,还得从资金来源做起。很多农民抱怨,即使建材下乡有补贴,农民也未必有钱建房。郑风田认为,建材下乡不应该设立补贴制度,如果有的话,就应该直接面向农民。“补贴制度一出台,厂商和经销商就开始政府公关和数据造假等动作,最终获利的也是经销商和厂商。”

国土部地勘院副总工程师邹晓云:如果以发展经济为目的,提出促进农民建房的政策显得有些功利性。政府应该将改善民生放在首位,不要太功利。为促进经济发展来改善民生是本末倒置。

国务院参事蒋明麟,建材下乡与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相比,牵涉面多,是一项更加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必须因地制宜统筹考虑。应该在经济发达地区、中部地区、老少边穷地区分别试点,摸清规律后再加以推广,使建材下乡的目的不跑偏、不走样。

北京学者吴祚来:我们不能过于强化建设新农村的力度,对大多数的农民来说,他们需要的,应该是“生活”,有保障(医疗与养老)的经济生活,有变化的文化生活,有希望的精神生活。国家应该将钱用在刀刃上,用在改善农民生活与农村生态上。

着名房地产评论人牛刀,该政策要防止可能出现的两种不利情况。一个是防止地方政府为了建材下乡的目的而强行规划,另一个要防止地方政府指定几家建材品牌进行补贴,进行品牌垄断。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北县张北镇农业综合服务站站长袁妙枝表示,农民的消费水平毕竟偏低,农村建材市场一般都是被三线品牌或“杂牌军”占领,而建材行业一线品牌产品的价格比三线品牌要高出许多。“如果进入‘建材下乡’行列的主要是知名的一线品牌,会不会导致下乡产品价格过高,即使有政府补贴,也会超出农民的购买能力?”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商务厅厅长刘捷:建材与家电不同,没有相对统一的价格,同时,品牌纷繁复杂,质量上也存在差异,要对下乡产品设定准入门槛。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长泰县岩溪镇湖珠村党支部书记陈文东:建材产品的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不属于国家调控的范围,波动比较大。实施“建材下乡”,需要国家对建材价格进行调控,否则,即使有政府补贴,农民能得到多少实惠也很难说。

建材下乡的道路并不顺畅,远没有业内人士和资本市场上那么春心荡漾。按照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高云虎两会前的说法,“建材下乡”的方案才报到部级层面,由于过程复杂、资金量大,补贴的具体比例还在研究。“建材下乡”只不过是有望在今年试点而已,向全国铺开要待方案逐步完善之后。

另据国家相关部门人士近日透漏,建材下乡政策出台短期恐怕没有时间表。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1,具体执行难度大,品种和补贴范围不好界定。2,要考虑上一轮刺激政策后中央财政的支持能力;3,物价开始走高,政策出台要等待更有利的时机;4,国务院38号文件关于抑制部分行业过剩产能,以及低碳经济和节能减排方面的要求,建材下乡需要若干行业配套政策有序引导。

由此我们看出,对于一开始风风火火的建材下乡被逐渐降温,国务院也有在不同声音影响下的新考量,如果政策倾向表面上看起来是惠农,其真实效果却是为了解决钢铁、水泥等两高产业产能严重过剩。掩盖现行经济体制弊端和前几年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的失误,一味的让农民帮助去库存化,这样的拍板要冒很大的经济风险和道德风险。

本网一贯支持“建材下乡”,但对于加了补贴前提的“建材下乡”能否形成国务院决策则给予一定程度的保留。因为其并未写入温总理的本届政府工作报告与近日出台的“国务院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在现阶段,姑且将其视作国家进一步启动内需促消费的政策储备。而如果拿不到财政部巨额补贴,至多只能做到在地方税收上让丁点儿利,这样的政策红包将大打折扣。

那么,建材下乡究竟应该怎么走呢?本座在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神游万仞,心鹜八极之余,有几句箴言权送有缘之人,那便是-鱼游沸鼎,燕处燎堂,兔走荒苔,狐行败叶!看官如因缘际会心有灵犀,本座再买一送一,既是-吞舟之鱼,不游枝流;鸿鹄高飞,不集污池。何则?其极远也。黄钟大吕不可从烦奏之舞。何则?其音疏也。将治大者不治细,成大功者不成小,此之谓矣。(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3末页>>

手把手教山楂锅盔配方技术培训

沌口吊车出租

三彩斗拱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