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头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头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全国质检系统助人为乐道德模范汪婷

发布时间:2020-03-23 12:23:12 阅读: 来源:高头车厂家

一位“80后妈妈”的公益之路

——记全国质检系统“助人为乐道德模范”汪婷

本报记者洪钧

周末,南京浦口区一处院落里,两岁多的佳佳怯怯地喊着“妈妈”,直往抱着她的女人怀里钻。

“妈妈——”是这个两岁多脑瘫孩子学会的第一个词,尽管发音不准,但对于汪婷来说,这两个字听起来比银铃还悦耳。

汪婷是“南京爱心妈妈群”的发起人之一,是南京市浦口区“博爱之家”的会长。而这处院落则是该组织于2011年12月营造出的一个“小家”,专门接纳贫困地区、民间福利院的患儿作手术前的调养和术后的休整。

每个月,汪婷都会抽时间到“我们的小家”看看,陪着亲爱的佳佳玩一会儿。而事实上,汪婷非常忙,她是江苏检验检疫局的一名干部,工作勤恳,爱岗敬业,经常要开会、出差;她是一个四岁女孩的母亲,承担着“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她还是“博爱之家”这个草根公益组织的负责人,要协调各种大小事务的运作……

“南京爱心妈妈群”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很多记者要采访汪婷,但她拒绝了:“我距离雷锋还很远,做这些只是因为我也是个母亲。”

不过,做公益不只是发善心这么简单。这位个子不高、说话利落的“80后妈妈”很快又补充了一句:“如今推动我继续做下去的动力已不仅仅是爱心,更多的是一种信念。”

“南京爱心妈妈群”当选“感动南京”2012年度人物,汪婷(左一)作为代表出席颁奖仪式。

“让爱心延续下去”

那是2010年冬天的一个早上,汪婷乘地铁到江苏检验检疫局上班。不经意地一瞥,她看到了报纸上一篇关于“铁路宝宝”的报道。2010年12月16日,在南京雨花台区北窑岗村铁路道口,一名智障妇女生下一个男婴,孩子的父亲是一个靠乞讨和收废品为生的66岁老人,完全不懂得照料新生儿,根本不会给孩子换衣换尿布。当媒体发现时,这个可怜宝宝的腿部已经被尿液浸泡得严重溃烂……

用汪婷的话说,“那时自己刚生完小孩,正处于母爱泛滥的时候,特别见不得孩子受苦。”于是,她毅然报名加入救助铁路宝宝群,和其他爱心妈妈们排班轮流照顾孩子。那个群的名字是“让寒冷的冬天快点结束吧”。

在这群爱心妈妈的努力下,铁路宝宝的“冬天”并不长,他康复出院后,很快就被好心人领养了。

然而,这群因为“爱”走到一起的妈妈们并未因此散去,他们希望“让爱心延续下去”。于是,2011年3月,QQ群更名为“南京爱心妈妈群”,成为南京首家专注贫困儿童大病救助的民间社会公益组织。年轻的妈妈们各显其能、四处奔走,通过网络发动、基金申请、媒体宣传、组织义卖等方式,四处筹措善款。三年下来,群成员由最初的100多人发展到了1700多人,累计筹措善款200余万元,救助的宝宝更是多达69个,这些数字还在不断地更新着……

“在感动别人的同时也温暖着自己”

献一次爱心容易,难的是持续献爱心。尤其是担任团队管理人员,必须处理很多日常事务,花的时间和精力比别人多得多。爱心妈妈群不断有人加入,也不断有人离开。汪婷是这个群里最初的十来个骨干之一,而如今,因为移民、因为家人反对等原因,这批骨干依然坚持下来的不足五人。

其实,汪婷也难。她的女儿只有四岁多,而父母都已经70多岁了。晚上和周末原本是陪女儿的时间,如今不得不匀出许多给其他孩子。很多个夜晚,她把女儿哄睡之后,才悄悄起身,打开电脑,整理救助资料,梳理善款明细。

“家里人一开始是很支持的,但没想到要付出这么多,如今已经开始反悔了。”有时候,汪婷不得不瞒着家里人参加活动。

爱心群的管理团队都是兼职的妈妈,白天有自己的事业,因此很多会议都选择在晚间开。这时,孩子就只能丢给老公管。让汪婷心疼的是,有时忙到深夜回家,发现女儿还没睡,挂着眼泪在等妈妈。焦头烂额的丈夫也开始抱怨:“自己的孩子没人带,还去管别人的孩子!”

汪婷心里也纠结,不止一次地想过放弃,但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因为温暖。为孩子们做点事,在感动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温暖着自己。”

三年的公益之路,留下了很多很多令人感动的瞬间。

汪婷说,自己怎么也无法忘记,一次捐款现场,一位穿着破旧的老奶奶颤颤巍巍地将1000元投进捐款箱:“我就相信你们。”一次在医院的病房里,6岁的漂亮女孩圆圆知道家里没有治疗款了,对自己说:“阿姨,你不要再来看我了,我知道我快死了……”还有一次在义卖会上,爱心妈妈们正因为帮助白血病患儿小奥运筹得3万元救助款而欢呼时,突然接到孩子爷爷奶奶的电话,说孩子已经走了。现场哭成一片……

讲这些时,汪婷数次哽咽。这位感性的母亲说:“孩子是无辜的,如果连我们都放弃了,他们就真的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做公益事业仅有爱心是不够的”

不仅没有退出,汪婷还寻思着把爱心妈妈群做强做大。

她出入患儿医院、奔走义卖现场、往返孤儿寄养点,思考和商讨团体发展。一次,为了寻找合适的义卖场地,汪婷顶着炎炎烈日,徒步往返近10公里路程。尽管汗水湿透了全身,甚至来不及吃上一口午饭,但当她们的义卖得到了3万多元善款时,她和伙伴们心里充满了喜悦。

如今,“南京爱心妈妈群”已发展为两个群——“超级群”和“接待群”。成员相对固定、较多参与爱心救助的“超级群”现有成员近500人,他们每个月必须参加10元起步的定捐。这个群通过各种方式发现需要救助的孩子后,由至少一个“牵头妈妈”去了解病情、核实家庭情况,然后才确认为家庭困难的大病儿童申请基金、筹集捐款。她们所帮助的,很多是家庭负担不起、不在政策范围内、病重申请基金难度大的孩子。

2012年11月,“南京爱心妈妈群”正式注册为社会民间团体“南京市浦口区博爱之家”(简称NGO),成为南京首家以贫困患儿大病救助的纯民间公益组织,汪婷被推选为博爱之家的会长。

“其实我犹豫过,因为我是公务员,担心别人会有异样的看法。”汪婷希望自己只是默默地奉献,不想被关注,更不希望影响自己的工作。然而,这毕竟只是个民间公益组织,没有资金、没有人员,工作头绪多,责任大,没有人愿意牵这个头。面对千余名志愿者信任的眼神,面对众多患病儿童期待的目光,汪婷义无反顾地投入了。

“做公益事业仅有爱心是不够的,只有专业化、规范化才能做得长久。”汪婷十分明白这个道理。她和伙伴们一起将大量精力投入了团队的专业化、规范化转型:研究国际化公益组织的运作流程、调整部门设置、设立专用账户、规范救助流程……如今,在获得患儿的救助消息来源后,管理团队将派专人核实,搭建牵头组,再由管理组投票决定是否救助,随后确定救助方案的具体实施……每一步都有规章可循,有文件可查。财务部每月都在群上公布财务开支,并准备每年接受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

这个团队获得的荣誉越来越多。2012年,获得南京市文明办授予的“雷锋志愿服务队”称号,获得新浪网颁发的“新浪江苏幸福使者”称号,当选西祠网“年度十大人物”,当选“感动南京”2012年度人物。然而,汪婷本人却极少在媒体上露面,也拒绝了很多给予她个人的荣誉。她说:“这是个团队项目,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应该多报道一线的妈妈们,她们很不容易。”“如果个人获得的荣誉过多,很可能会影响我的理性判断。”

“必须严格按制度办事”

即便如此,误解和责难仍无法避免。

2013年8月,博爱之家——爱心妈妈群接受了申请,救助一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法络四联症、无肛会阴瘘、头皮血肿等多种病症的孩子。经过努力,孩子顺利完成手术,博爱之家为孩子支付了全部治疗费用,然而分歧产生了——孩子的父亲坚持索要发票。

而根据博爱之家的规定,“出院结算时,若家长自筹比例低于20%,则发票原件需回收作为南京博爱之家财务核销用。”事实上,早在手术前,这位父亲已了解这条规定并签字同意。然而,手术后,他却希望拿回发票用以向农村合作医疗组织报销。爱心妈妈们不同意,他就扣留牵头妈妈,甚至发短信威胁。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有关专家认为,如果受到社会爱心救助的患儿,还能享受国家保障体制的福利,这对于社会上更多需要救助的对象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汪婷解释说,设定这项标准一方面是参照国内其他公益组织的规定——因为涉及到对公益机构的财务审计,国内几乎所有大的基金会和慈善机构都规定,如果基金会或慈善机构所付的钱超过80%,就必须要有原始发票核销。

“另一方面是为了鼓励家长自救,以免家长对爱心妈妈群产生依赖。”汪婷伤心地说。从过去的很多救助实例来看,一些家长在南京获得爱心救助后,回到家乡后还享受国家相关救助。个别家长甚至把患儿当成了“摇钱树”。

“爱心善款也是一种社会资源,是很多妈妈省吃俭用拿出来的,我们希望它能全部用于患病孩子的治疗。”汪婷说。

然而,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出于对弱势群体的盲目同情,对爱心妈妈们进行了责难。很多爱心妈妈因此“很受伤”,她们甚至产生怀疑:“我们这样投入到底是为了什么?”

汪婷一度也很迷惘,但她很快就恢复了理智:“为了把公益事业做大,为了帮助更多的人,必须严格按制度办事,不能没有底线,更不能滥用爱心。”

“我们相互支撑着走下去”

公益之路并不好走,尤其是草根公益组织。如果说家庭困难尚能克服,面对来自社会的压力,汪婷就有些扛不住了。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打开笔记本电脑,把自己救助过的孩子从第一个看到最后一个。那些纯真的笑容,那些期望的眼神,看在眼里,暖在心头,如何放得下?大哭一场后,汪婷擦干眼泪,告诉自己,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还好,我不是一个人。每当遇到困难,团队里的妈妈们总能彼此帮助、彼此倾诉,相互支撑着走下去。”面对记者,汪婷微笑的眼眸里闪动着泪花。

这些爱心妈妈们的义举感动着越来越多的人。从2011年开始,南京市妇联开始关注和扶持这个以女性为主的公益团体,浦口区妇联还为她们无偿提供了接纳贫困地区、民间福利院患儿手术前的调养和术后休整的“小家”用房。同时,她们成功申请到“博爱之家爱心旅社”公益创投项目,获得16万元的运作基金。而汪婷本人,还应邀作为代表出席了中国妇女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低调的汪婷终于还是被“曝光”了。当南京市妇联主席主动造访江苏检验检疫局,并要求见汪婷的时候,同事们才惊讶地知道,这个平时并不起眼的女孩居然是这么出名的公益组织的会长。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江苏检验检疫局素有助人为乐、扶危济困的好传统,在汪婷的感召下,越来越多的检验检疫人投入了公益事业。2013年7月,江苏局工会成立“爱心小分队”,很多干部职工踊跃报名。他们也希望像汪婷一样,尽自己所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一直在路上”

下班后,汪婷开着车融入拥挤的车流,她要赶着到江北的“小家”看看。“出差几个星期,好久没来了。”“这两天寒流来了,不知道佳佳她们受得了吗?”汪婷絮叨着,心系着“小家”里的一切。

到了之后,她逗了逗孩子,四处走了走,就又皱起了眉头:“怎么有股煤气味?”赶紧联系工作人员过来检查,直到检查后确认没有问题这才坐下。

“小家”就像普通人家一样,整洁温馨。房间里摆满了玩具,贴满了孩子们的照片。为了照顾孩子,“小家”里还请了一个阿姨。

汪婷说,自己经常在周末带女儿来这里参加活动,有时老公也参加。汪婷的倾心投入,让家人越来越理解她。而她自己,一方面感谢家人,一方面也真心希望能在做公益的同时,尽到一个妻子和一个母亲的责任。

作为一个80后公益组织负责人,她对公益有着自己的理解:“说实在话,救人未必舍己。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要努力做好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家庭。”

忙了一会儿,汪婷的电话响了。“女儿感冒发烧,我得赶紧回去。”对阿姨嘱咐了几句之后,她就匆匆离开了,融入了夜色之中。

“时常有人问我,你们还在做吗?其实不用问,我们一直在路上。”

济南非金属拉力试验机供应商供应多少钱

济南气弹簧性能试验机厂家供应报价

济南安全带拉力试验机采购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