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头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头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陈金富茶叶爱上火腿成就的财富祁白芷

发布时间:2020-10-19 00:19:47 阅读: 来源:高头车厂家

陈金富:茶叶爱上火腿成就的财富

铁皮都发烫的,里面六七十度。

这里的每扇门背后,都藏着陈金富的财富秘密。

记者:哇。还有烟。

陈金富:都是烟,这里刚烧过。

记者:怎么就这么一点儿?

陈金富: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记者:里面全是啊。

陈金富:都是,上面都是。

这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呢?为了让记者看得更清楚,陈金富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块儿。

记者:好沉。

陈金富告诉记者,这将近20斤的大家伙就是火腿,不过这种火腿是他的独创,别处可没有,一只至少要卖1000元以上。就在这时,记者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变成了黑色,一不小心还蹭到脸上。陈金富说,这层油可是很有用的。

陈金富:黑漆漆,可以把整个火腿保护起来,不受虫子叮咬。不会生虫。

原来,火腿表层有一层厚厚的黑油。洗干净了就会变成这样的红色。陈金富独创了这种火腿,他也成为当地的名人。甚至还被当地同行称之为腿哥。

某广告公司何传义:腿哥,现在跑得挺快。没有想过,可能有些人想到了没做过,他是想到了也做到了。

酒店厨师长严小向:一代宗师,正宗的一代宗师。

记者:什么一代宗师?

同行严小向:茶叶熏腿一代宗师,现在中国没有的,就是松阳第一家。

朋友刘法星:祖辈来说都没有这个新鲜事物,祖祖辈辈,谁能想到,或者谁能把这个产品做出来。

在浙江火腿非常普遍,陈金富独具慧眼,把当地丰富的茶资源和火腿结合,开创了一个新的火腿系列。4年时间从无到有,年销售1600多万,这让同行都非常羡慕。而陈金富告诉记者,要弄清4年时间发生财富巨变的真正原因,就得从16岁那年发生的事儿说起。

后厨,是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江湖。很多时候还延续着过去的传统,论资排辈,界限分明。

因为家里穷,16岁陈金富就在后厨做杂工,为了出人头地,他干活特别肯下力气。这让他成了其他人眼里的异类。

陈金富:我在厨房里个子算小的,他们一个个1米8,很魁梧的,在厨房就把我抱起来,想把我狠狠地摔下去,故意带开玩笑,实际上在整我。

被人重重摔在了地上,陈金富的手被灶台上锋利的铁锅割断了半根手指。肌腱断裂。被人这样羞辱,陈金富心里特别愤怒,身为小杂工,他出人头地的梦想不仅没有被磨灭,反而更加强烈。

陈金富:我到医院缝的时候,我眼泪是留下来的,当时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做厨房的老大。

记者:一定得做出个样子来?

陈金富:对。

陈金富把眼泪咽在肚子里,玩了命地学习。夏天灶台边温度高达60多度,别人站一个小时就得换人,他把毛巾冰了敷在头上降温,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就算是晚上回到家,陈金富也不允许自己歇着。而直到现在,他还保留着这个习惯。

妻子严小珍:到家里的时候,那个盆倒点水,脚泡上,那个书翻起来就看。脚洗好,坐床上,靠在那里又看,有一个台灯,小小的台灯,放在床边上,就照着看。

记者:看什么书?

妻子严小珍:菜,全部是创新的菜。他那个用功,我知道他会成功。

10年间,陈金富从小杂工成为餐饮业的高手。他又开始承包酒店厨房。靠着用心和勤奋,2004年时,陈金富手下厨师近千人,承包的酒店厨房遍布上海、杭州、南京。一年收入百万,但他的心却越来越不安稳。

这是陈金富最喜欢的一首歌。他说,窗外那些人,就是曾经的自己。努力工作,努力生活。但在城市打拼这么多年,陈金富却越来越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边缘人。

陈金富:大城市,始终融入不了。心漂着的,就好像房子装在水上,总归不踏实,没有根的感觉。

2008年,陈金富做了一个决定,回到老家生活,寻找创业机会。但他的回来,却成了当地人议论的焦点。让大伙儿惊诧的是,在外面混的有头有脸的他,却回到小县城,开了一间三四张桌子的小吃店。

大哥陈金岳:你怎么回来了,你在外面几十万一个月。

朋友阙陈俊:肯定让人联想,你在外面混得不好回来,如果你回来开的是大酒店,人家就说你有钱人。

在大伙儿眼里,陈金富是在大城市里混不下去了,但对陈金富来说,小吃店只是过渡,他回来是要实现一个酝酿了多年的梦想。

陈金富:一个酒店的成功,不是你一个厨师的成功,比如做一道美食让人记住你,脑子里想肯定是最伟大的事,这是做美食里面我觉得是最高境界。

陈金富要开创自己的美食品牌,他首先就想到了松阳本地家家爱吃的火腿。可一想到金华火腿名气那么大,跟在后面做根本没出路,他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松阳县有10万亩茶叶,这样的茶园很多。2009年4月的一天,心情郁闷的陈金富骑车到了这里。突然他发现前方冒出了一股浓烟,大家都避之不及,他却从浓烟散发的味道中找到了财富的灵感。

陈金富:我喜欢闻这种大自然的味道,我就往烟里冲,吸吸看这个烟是什么味道。

每年夏天,春茶采摘完之后,茶园都需要整枝,修剪下来的茶枝,一般都会堆放在田边,等待转化成有机肥。

浙江省丽水市农业局局长姜波:数量不是太大,不是太大的话,老百姓有的时候就简单处理,在田里面简单处理就处理掉了。

数量特别少的时候,茶农等不及了,就会像这样,在路边直接烧了做肥料。陈金富看到的就是烧茶烟。闻着茶烟的味道,他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陈金富: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我说这,这两个结合会不会成就一个美食传奇。

回来的第二天,陈金富就进了山。

在松阳县很多山村,至今保留着这样的习惯,土灶烧饭,柴火熏火腿。

他叫李延文,有一个熏火腿的小作坊,已经经营了17年。2009年底,陈金富找到他,请他帮忙熏火腿,但一定要用茶叶来熏。陈金富说完,老头还没说话,旁边的大娘一下子急了。

李延文的妻子余家美:担心不能吃,有味道,不好的,就不能吃了,要扔掉了,这么多火腿。很怕的。

当地火腿都用毛竹和木柴熏,陈金富竟然要用茶叶来熏。茶叶枝条细,熏起来麻烦,而且茶叶是苦的,熏出来是什么味道,就连李延文也没把握。但陈金富承诺,不管好坏,他都以高出市场价回收。

陈金富:只要茶叶熏的火腿都归我。

记者:不管好坏?

陈金富:不管好坏。我来承担这个风险。

李延文:怀疑也试试看,做的好,做不好,好吃不好吃。

2009年底,陈金富花5万元买来100条腿,送给李延文做实验。

熏火腿很有讲究,陈金富特意演示了其中一个关键环节,腌制。腌制火腿只能在冬天,新鲜猪后腿,用盐搓揉出水,腌制近2个月,还要再熏至少半年以上。

2010年,陈金富终于拿到了茶叶熏的火腿样品。那一天,他在家里摆起了5个锅。

陈金富:熏腿和火腿有什么区别,茶叶熏的和不是茶叶熏的又有什么区别。

把全国各地生产的十几种火腿,和用茶叶熏制的火腿,只加白开水煮开。一锅一锅地尝过去,尝到最后一锅的时候,妻子严晓珍发现陈金富的脸色都变了。

妻子严小珍:他那个筷子拿起来放嘴巴一吃就笑了,那种开心。

陈金富:更鲜美,口感更好,我当时吃的话,我对这个茶叶熏腿食物就有点信心了。

陈金富把这种用茶叶熏出来的火腿,命名为茶叶熏腿。这个看似简单的创意,让他的年销售额达到了1600万,不过这种财富的巨变,却是从他意想不到的事儿开始的。

要规模化生产茶叶熏腿,必须保证充足的茶叶原料。茶枝剪下来烧了也就烧了,现在有人花钱来收,农户都很乐意。有了充足的原料,2010年陈金富投入400万元,开始工厂化熏制火腿。一年之后,茶叶熏腿出窑了,熏的火腿是黑色的,第一步就是清洗。可是,洗完一看,陈金富就懵了。

陈金富:一洗,洗完之后,还是白白的,熏火腿熏好了应该是红彤彤的,切开里面肉是白的,我说糟糕。

之前熏火腿时,下面点火上面挂腿,陈金富是批量生产,一个窑挂了里三层外三层,结果下面的烤焦了,上面的还是生的。第一批2000多只火腿基本报废,那是他建工厂余下的全部家当。那一天,陈金富失魂落魄的回了家。

妻子严小珍:一个姿势靠在哪里,我看他是没睡觉的,为什么,因为他的眼睛会动的,扑通扑通这样,到第二天早上还是这样一个姿态靠在哪里,我都睡醒了。

陈金富:对自己的人生方向,好像总归有点迷茫,那会儿叫彷徨。

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又被自己搞砸了。即使在厨房做小杂工被人欺负时,陈金富也从未感觉到这么失落。如果回去做大厨,肯定不愁没饭吃,但要放弃茶叶熏腿,他又不甘心。

陈金富:茶叶熏腿在火腿行业里有一条缝隙可以走,完全和别人不一样的火腿,我走的是传统又创新的东西,如果我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走,我肯定是不做的。

陈金富觉得这将是自己出人头地的唯一机会,他决定再拼一把。

2011年,那个冬天对陈金富来说特别难熬。腌火腿必须在冬天,可买猪腿的钱从哪儿来?曾经的风光大老板陈金富,不得不拉下面子四处找朋友借钱。

朋友阙陈俊:平时谈谈笑笑都可以,一起聊聊天,但是说到要问你借钱,就没人敢借。

朋友严小华:把这个先要做出来,做出来之后你还要把这个销路打出去,这都是很难很难的。

茶叶熏腿投入大,周期长,朋友都觉得极其风险,因此谁都不敢借钱。可没过几天,局势有了戏剧性的转变,陈金富坐在家里,几天时间就有朋友主动上门送上了好几十万。

朋友阙陈俊:厨师还是比较放心的,因为大家都吃过她做的菜,口味,随便什么美食厨艺这一关肯定是有顾客的。

原来,陈金富告诉大伙儿[www.nczfJ.com/],他要开餐馆了。对陈金富重操旧业,大伙儿都很有信心。拿着借来100多万,陈金富把原来的小吃店扩张为十几个员工的小餐馆,转头却把大部分钱投到了加工厂。

陈金富:做火腿是我的梦想,必须要朝这个方向走,我认可这个行业。

开餐馆是老本行,赚钱很有把握,但这只是陈金富的暂缓之计,他的终极目标还是茶叶熏腿。

熏火腿,火候是关键。2011年陈金富请来当地有十几年烧砖经验的工人,天天在6个窑里烧,终于摸透了火候。而改造这个熏房,成为陈金富最终能批量生产的关键。

陈金富:这个是我发明专利,这个拍了之后很多人会懂的,很多方面一点就透,但这是奥妙奥妙。

记者:不是同时都烧。

陈金富:不是同时。

有了这个熏窑,火腿个个熏的均匀,熏好的火腿,陈金富全部都放进这个屋子里。他告诉记者,这些长斑的火腿并没有坏,而是正在发酵。

陈金富:三五年是没关系的,就这样放着,味道会越陈越香。

记者:不会坏吗?

陈金富:不会,越陈越香。

记者:放的时间越久越好?

陈金富:两三年的时候味道是最妥当的。

在漫长的时间里,茶叶的香气充分融入到火腿,得到了最柔和的口感。

2012年,第一批火腿终于成功上市了。看着满院子的火腿,陈金富感觉成功近在眼前了。

为了能博个开门红,陈金富把茶叶熏腿专卖店开在市中心,火腿切割做成精品包装,还专门请了销售员。可开业第一天,陈金富就有点哭笑不得。

陈金富:人进来,茶叶熏腿以为是卖茶叶,东看西看,你茶叶在哪里?我说这个是火腿。没听说过,立刻就走掉了。

没听说过茶叶熏腿,大伙儿就把四个字拆开了读,以为店里有茶叶卖。陈金富觉得,这是大伙儿对茶叶熏腿不了解,他想出个办法,让顾客在自家餐馆免费品尝。但几个月下来,还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店长丁玉香:有时候可能就个把星期卖出一个礼盒,那个感觉是很正常的情况,我坐在这里都快闷死了,整天就是玩电脑。

投入4年时间,砸下全部家当做出茶叶熏腿,陈金富感觉自己距离成功就只差那么一小步。而半年后他的一个举动,彻底扭转了生意惨淡的局面,一个冬天过后就实现了1600万元的销售额。

这是2012年陈金富参加的浙江省农民创富大赛。用茶叶熏出来的火腿,一出场就成了现场瞩目的焦点。

浙江省丽水市农业局局长姜波:火腿系列里面还要分各种细的品种,像茶叶熏腿就是非常细的一类,而且是非常有特点。

凭借茶叶熏腿,陈金富进入大赛的十强。他也成为很多媒体报道的焦点。

在这么多报道中,陈金富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营销方式,他觉得茶叶熏腿做汤最能体现特点,他把火腿汤作为主打,借用媒体宣传品牌。

同时,陈金富又做了一件事。他把小餐馆打造成以茶叶为主题的餐厅,研发几十种用茶叶做的菜,和茶叶熏腿一起推向市场,一下子就成为当地吃火腿的新潮流。

朋友刘法星:朋友也是送了我一点,我尝了一下,我就上瘾了。

妻子严小珍:他可以用心去穿,用心去做,终于他成功了。

那个一心出人头地,备受欺辱的小杂工陈金富,终于迈出了开创美食品牌的第一步。陈金富告诉记者,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为茶叶熏腿写首歌,让茶叶熏腿在歌声中走向全国。

陈金富:茶叶爱上火腿,茶叶是几千年的饮,火腿是食,以前大家没碰撞在一起,互不相干,现在突然之间在这里碰到了,成就了一对味道传奇。

编导:谭思晨

摄像:张华君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

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

首播:每周一至周五21:17-21:47

重播:每周一至周五13:42-14:1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感谢您的关注!

徐州白癜风研究院

老中医治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山东治咽喉炎医院

无锡专业治疗白癜风的有名医院